随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疆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夜不卸甲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夜不卸甲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完颜璟执意亲自送乞石烈志宁回自己的院落,而乞石烈志宁看着完颜璟那从在房间里开始与自己谈起叶青时,就有些紧张的神情,多少能够猜测的出,金源郡王显然是怕自己如实把他在武州跟叶青走的不分彼此的事情,告诉陛下吧?

    所以一路上乞石烈志宁也任由完颜璟扶着自己那完好无损的胳膊,面对完颜璟嘴里那体贴入微的小心路滑等等关切时,也是时不时安慰着完颜璟不必往心里去,凡事都有他乞石烈志宁担着,绝不会连累到他。

    如同完颜雍一样,乞石烈志宁也是一位对汉儒文化极为推崇之人,在他看来,陛下跟早逝的皇后生有两子,而陛下自皇后去世后,便不再立后,足以说明陛下对皇后的用情至深。

    陛下与皇后的第一个皇子早夭,而仅剩下的太子又体弱多病,甚至是都有很大的可能,会走在陛下的前头也说不准。

    所以为了向汉儒文化一样,维持大金朝皇室的血脉纯正,那么若是太子再早逝的话,就唯有金源郡王有资格继承大金国的皇位了。

    何况,金源郡王乃是太子之子,又是陛下与皇后的孙子,从血脉纯正还是从嫡庶之义上来说,金源郡王都该是不二之人选才对。

    为了大金王朝的江山社稷能够绵延百年,显然在乞石烈志宁的心里,唯有如此维持皇室的血脉纯正,才能算是大金王朝的基石,才能让大金从根本上成为正统。

    所以他内心里,绝不愿意看到金源郡王出事,更不愿意金源郡王如此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些不该他承受的罪责。

    自然,他更不愿意看到,陛下会因武州之事儿而迁怒于金源郡王,使得金源郡王彻底远离皇位继承人,从而再次让大金皇室的血脉变得不那么的纯正。

    所以一路上,乞石烈志宁一直用最诚挚跟真切的语气,安慰着眉头越来越紧皱的金源郡王完颜璟。

    而完颜璟的心里头,则是时不时的回忆着,前两日叶青跟他说的一些话语。

    特别是当一次自己因为寒冷的缘故,把炭炉在房间里烧的很热很暖,所有的门窗都闭的紧紧的时候,突然之间走入自己房间里的叶青,对于自己的训斥。

    虽然师父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但是在完颜璟那小小的心灵上,却还是记住了他师父无意之间说的一个,关于杀人于无形、任何人都无法查出真相的办法。

    随着把乞石烈志宁送入房间,一直都很少再抬头于乞石烈志宁对视的完颜璟,打量着乞石烈志宁的房间,一扇之前被乞石烈志宁刚刚下床后,打量外面夜色的窗户,也被完颜璟示意下人紧紧关严。

    嘴里头一边关切着乞石烈志宁,行动上则是指使着那跟进来的下人,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严实一些,右丞大人有伤在身,切勿再因寒雪天气而染上风寒才是。

    厚厚的门帘同样被完颜璟不放心的加了两层,好几桶黑石被送进了乞石烈志宁的房间,炭炉里的黑石被烧的通红,不放心的

    他又再次添加了一些。

    直到完颜璟觉得已经做到了极致,与脑海里当初他的房间命下人关的极为严实,为了取暖而被叶青训斥的情形,几乎一摸一样后,完颜璟才向和衣躺在床上的乞石烈志宁行礼,而后与下人一同走出了房间。

    出了长城后的草原上,一顶顶帐篷被还再不断下落的雪花压的往下矮了几分,帐篷里头,个头儿稍微高一点儿的人,再经过被积雪积压的往下沉的帐篷顶蓬时,都不得不低着头走过。

    如同一百名皇城司的其他禁卒一样,此时的叶青同样是着全身跑到冰天雪地里,被冻的鬼哭狼嚎、滋哇乱叫的抓起厚厚的积雪擦拭的的身体。

    用马肉、马匹取暖过的身体还带着一丝丝的腥臊味儿,再加上今日厮杀跟赶路的汗水、血水混迹于身上,所以他们这一百人,在老刘头凑过来闻着的时候,淡淡抛下了一句话,比草原上茹毛饮血、常年不洗澡的鞑靼人还要臭上好几分。

    于是在又没有过多的热水来沐浴,也不能自己独自用热水,让其他禁卒用凉水的情况下,所以叶青能够选择的,便是跟其他禁卒一样,着身躯跑到冰天雪地里,用那洁白冰冷的厚厚积雪擦拭着身躯。

    衣衫被老刘头等人架在火堆旁边烘干着,唯一能够用来取暖遮羞的,只有那完颜璟送他的皮裘。

    抖落掉上面的积雪残渣,用湿布擦拭掉上面的血污等等,如同一件新的皮裘一般,被叶青裹着的身躯,看着积雪在陶罐里瞬间消融,而后变成冒热气的开水。

    “好了,你可以用这些热水了,其他人都用上了。同甘共苦也不是你这般同甘共苦法儿,他们有手有脚,况且还有其他人照料着,不会没热水用的。”老刘头跟叶青一年没见,说起话来还是如同往常一样。

    裹着皮裘只露出一个披头散的脑袋的叶青,如同不倒翁似的坐在睡榻边上前后摇来晃去,淡淡道“那也不行,我得以身作则才行,谁也不比谁命贱,都是娘生爹养的。何况跟大家一起同甘共苦也是乐趣多多啊。”

    伸出一只光溜溜的手接过老刘头手里的陶制杯子,看着里面的热水,顿时觉得这外面寒风呼啸的雪天里,人的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简单了,只要有杯热水就行。

    “什么时候出?”老刘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看了看头顶被外面寒风吹的猎猎作响的帐顶问道。

    “掀不翻吧?”叶青也抬头看了一眼那感觉有些弱不禁风的帐顶,而后说道“明日再启程,不必着急的。今天一天也都累坏了,金人这个时候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派不出兵力来追赶了。”

    “要不然……派人去武州探探?”老刘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残破的长城上那烽火台,不是有斥候吗?不放心?”渐渐暖和了身躯,让叶青开始裸露着坚实的上身,双手捧着不干不净的陶杯,如同捧着宝贝一样。

    “金人其实也很狡猾的,如同你这

    些时日经历的,不也是一边招降一边狠下杀手,一样也没落下不是?”老刘头叹口气,帐篷被风吹的哗哗作响,雪花也如同疯了一样在夜空中做群魔乱舞状,接着说道“鞑靼人那边怎么办?咱们帮还是不帮?若是不想帮,可以借口这大雪多停留几天,等他们那边打完了咱们再过去。”

    “帮,为什么不帮?这是跟鞑靼人建立感情的好机会,只要鞑靼人在草原上的部落越少,金人的危机就会越大,对宋廷还是有极大的好处的。”叶青说道。

    叶青心里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很想见见,那个如今羽翼未丰的草原狼,到底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竟然能够横扫欧亚大6,哪怕是在后世,都能让好几个国家,在祖先武力的强大上,一直以他为荣。

    而对于老刘头所说的其他部落,一些叶青听说过,一些则是完全根本没有一点儿印象,所以对于那些小部落的结局,他也跟当代人一样,处在未知的角度上。

    但不管怎么说,从老刘头嘴里头,最起码验证了历史上桑昆跟铁木真不和的传言,也验证了他们之间有些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关系。

    所以既然选择了桑昆,这个时候的叶青,就必须早早在心里做决定,如何能够让桑昆变得更加强大,如何能够以此来阻止铁木真按照原有的轨迹统一草原。

    “你真觉得鞑靼人有可能统一中原?”老刘头先是侧耳听了听外面那不真切的声音,而后没在理会,便问道。

    “为什么不可能?”叶青也同样的看了一眼帐篷门口,隐隐听见有人声传来,但并不是很真切。

    “很难想象啊,你可不知道草原上是什么样儿……我真的难以相信,你竟然会这么觉得,要说夏人、金人,哪怕是在遥远的边疆西陲的辽国我都相信,但鞑靼人……我觉得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才有可能。”老刘头说完后,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近。

    刚刚得到叶青的示意起身准备出去查看,就看家泼李三带着寒风掀起帐篷钻了进来。

    “嗷呜……。”凛冽的寒风顺着泼李三掀起的门帘缝隙钻了进来,被寒风刺激的叶青瞬间就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而后破口大骂着泼李三就不能把门帘开小一些钻进来。

    “抓了两个将死之人,看衣着像是道士,小心一些为妙,我已经命令斥候冒雪查探这周围了。”泼李三没理会叶青的大骂,抢过老刘头手里的陶杯暖活着手,而后就开始喝了起来。

    “道士?能确定吗?这大雪天的怎么会有道士出现?”叶青皱眉问道。

    “不知道,冻的奄奄一息了,话都说不利索。不过……倒是有一个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话,像是宋人。”泼李三继续说道。

    “该救就得救,等神志清醒了,查问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夜里斥候翻一番,一炷香时间改成一个时辰轮换,传令下去夜不卸甲。”叶青静静的想了下,还是谨慎的说道。

    。

    《宋疆》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