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一十章 哥哥该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第一百一十章 哥哥该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清风寨演武场上。* w

    两条人影腾挪,一条铁棍和一条长枪上下翻飞,一场好斗正在进行中。

    离近一些,便能看到,正在比斗的二人正是李衍和花荣。

    花荣手中长枪戳、挑、撩、滑、抽、打、劈、砸宛如一条舞动的灵蛇,观其枪法,即便不如林冲、杨志那等枪法大家,亦相去不远。

    不过!

    花荣枪法虽高,但是却毫无用处!

    为何?

    只因为花荣的对手李衍力气实在太大,根本不给花荣展示绝妙枪法的机会。

    李衍的棍法看起来并不高明,来来去去无外乎就是抽、打、劈、砸、抡、扫这几招,甚至连就常见的棍招崩、缠、绕、绞、云、拦、点、拨、挑、撩、挂、戳都没有,可即便是这样,李衍也打得花荣毫无脾气,让花荣只敢围着李衍游斗,不敢上前,更不敢用他的长枪碰李衍的铁棍,因为只要一碰,两人就立即分出了胜负,就像两人第一次比试的时候一样,李衍只一棍就将花荣的长枪给磕飞,进而将花荣击败了。

    跟李衍缠斗了足有一个时辰,花荣渐渐知道他没法战胜李衍。

    花荣之所以敢再次向李衍发起挑战,就是因为花荣觉得李衍的棍法大开大合必然费力,因此,他想跟李衍比拼耐力,也就是常说的磨死对手。

    哪成想,李衍不仅力大无穷,耐力还极为惊人,花荣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脚步也开始虚浮了,李衍竟然还跟比斗之初时一般无二!

    又打了一会,花荣向后一跳跳出了圈子,然后道:“不……不打了,跟哥哥比试恁地……恁地憋屈,十分武功,最多……最多能使出六七分!”

    李衍听言,将自己手上的铁棍随手戳在地上,道:“不比就不比吧,这棍太轻,使得好不爽快。”

    花荣听后就是一脑门子冷汗,心道:“七十六斤重的纯铁棍还轻?哥哥真乃天下第一神力!”——李衍的混铁盘龙棍太重也太长,带在身上不方便,所以,李衍将它留在了船上,后来由阮小五带回水泊梁山了,李衍现在使用的这条铁棍,是花荣为了跟李衍比试而让人特意为李衍打的,不过可能是因为材料的原因,这根棍铁棍虽然跟李衍的混铁盘龙棍长短粗细一般无二,但是却只有七十六斤重。

    缓了好一会,花荣才道:“若是由哥哥当前锋,怕是没有攻不破之敌。”

    李衍笑笑,没接花荣这个话茬,而是道:“兄弟,我与你说一件事。”

    花荣问:“何事?”

    李衍道:“我该走了。”

    花荣急道:“为何要走,可是花荣有招待不周的地方?”

    李衍道:“兄弟日日酒筵,时时相陪,哪有不周之地,不瞒兄弟说,我在你这里待得都不想走了。”

    花荣道:“那哥哥就一直住下去。”

    李衍看向西边也就是水泊梁山所在的方向,道:“大几千人要靠我过活,我不能因为贪图玩乐而辜负他们。”

    听李衍这么说,花荣不好再挽留李衍了,遂道:“既是如此,那务必让小弟送哥哥回去!”

    清风寨离水泊梁山并不算远,更何况李衍也想花荣去水泊梁山小住一段时间,兴许花荣喜欢上了水泊梁山的氛围,进而留在水泊梁山落草了也不一定,所以,李衍道:“也好,也让为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两人边走边说不一会便来到了李衍住的小院。

    还未到,李衍和花荣就听见陈丽卿“我赢了!我赢了!”的欢呼声。

    花宝燕随后道:“嫂嫂,再来一局嘛!”

    李师师道:“燕儿刚才若是下在这里,输的就是丽卿妹妹……”

    李衍和花荣进来,打断了三人。

    花宝燕当即站起来,然后冲李衍和花荣施礼道:“见过二位兄长!”

    好多年没见妹妹这么开心了的花荣,不禁有些反思:“我是不是对小妹太严格了?”,尤其是见陈丽卿和李师师活得那么开心快乐之后。

    每次看到花宝燕这张熟悉的清秀脸庞,李衍都有些悸动,这次也不例外,以至于李衍一直盯着花宝燕的脸看个不停,最后甚至将花宝燕看得都低下了头!

    还好花荣及时道:“哥哥要回济州府了,妹妹帮两位嫂嫂收拾一下行装。”

    李师师看了还在看花宝燕的李衍一眼,然后道:“我们已经收拾妥当了,无需再劳烦燕儿了……兄弟,我和丽卿妹妹与你打个商量,我们跟燕儿甚是投机,你让燕儿跟我们去梁山泊玩几天,如何?”

    “这……”

    花荣还真不好答应这种事,要和道现在的大家闺秀讲究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花宝燕这个未出阁的女子怎好去水泊梁山这个无亲无故的地方小住?更何况,水泊梁山还是一个土匪窝。

    虽然花宝燕也想去水泊梁山看看,可她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花宝燕冲李师师和陈丽卿盈盈一拜,道:“谢过两位嫂嫂好意,燕儿要跟大嫂学习女红,不能跟两位嫂嫂去梁山泊玩……燕儿先告退了。”

    言毕,花宝燕又冲李衍道了个万福,起身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又看了一眼李衍那张方正的脸,将李衍的脸牢牢的记在心中,然后迈着莲步向外走去。

    花宝燕与李衍错身之际,李衍又想起了花宝燕悲惨的命运,随即道:“等等!”

    花宝燕停下,然后不解的看着李衍!

    李衍伸手将自己腰间挂着的一个玉佩摘下,然后托着玉佩道:“来了半月有余,一直没送过燕儿礼物,这个玉佩燕儿且收下……他日不管燕儿遇到任何难事,只要差人将这块玉佩送到梁山泊脚下的东山酒店,为兄一定会为燕儿你解决。”

    花宝燕大羞——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好收一个男子的礼物,哪怕是以兄长之名送给她的!

    与此同时,花宝燕的心里像是有只小鹿在乱撞!

    花荣其实也觉得李衍送花宝燕礼物不妥,可好小弟花荣还是对花宝燕道:“既是哥哥所赠,妹妹就收下吧。”

    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哥哥都让她收了,本就想收的花宝燕,满脸羞红的伸出了双手。

    李衍将玉佩交到了花宝燕的手上,同时用只有花宝燕才能听清的声音说:“命运有时候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该反抗的时候一定要反抗。”

    就算不在这种羞人的时刻,花宝燕恐怕也听不懂李衍这话的真正含义,更何况现在花宝燕满脑子全都是杂念。

    那边,没听清刚刚李衍对花宝燕说什么的花荣,不禁有些狐疑:“哥哥该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

    《水浒逐鹿传》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