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锁龙人 > 第一章出狱

第一章出狱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上文,上回说到决战在即,长生道和锁龙人都加紧了战前准备。◢w长生道在骗取了人骨梳后,不查之下立马毁去。随之又在狂傲的诃梨帝母指挥下,把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了林万银的矿井中,挖出来的干麂子上。而锁龙人也做好了可以纳气的招财金身,悄然投入被长生道复苏的怨井中去,开始了吸怨。引出来长生道花言巧语,骗取了林万银矿井中挖出的干麂子后,为避免引起锁龙人的注意,交给了马帮托运进城。而省警厅也因证据不足,赵良假装只好暂时释放木青冥。】

    纵然是夏无酷暑的春城,在盛夏那万里无云的透蓝天空中,也会出现似火骄阳。灼热耀眼的阳光把春城中所有草木,晒得无一例外的微微垂下去头,有些滚烫的地面上时有热浪翻腾不停。

    只是相比那些一到夏天,就闷热得很的地方来说,地处平坦开阔坝子里,半城半水的春城中,还有清凉的江风湖风,使得城中不但不闷,而且只是有点热而已。

    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响中,一队马帮出现在了城南外的黄土大道尽头。十来匹矮小紧凑,四肢筋腱结实,浑身黑毛光亮的大理马,在马帮中赶马人的指挥下,很有规矩地排成了首尾相连的一字,踏着路上的黄土朝春城中而来。

    打着厚实马掌的沉重马蹄,每每踩踏在满是黄土和红土的大道上,总能扬起一道不小的尘埃。

    而走在毛光水滑,膘肥体壮的头骡前方的锣手,正有节奏地敲打着手中铜锣。路上行人听闻悠扬响亮的锣声后,都早早地退到大路两旁,保证绝不会挡着马帮前进的道路。

    这支马帮中的首领,俗称为马锅头的那人牵着头骡跟在锣手身后。虽然身材没有戚高那么高大,但也壮实的这个马锅头名叫罗灿。他是在当时的滇中,除了戚高之外最有名的马帮帮主。而他的马帮规模,也只是仅次于戚高而已。

    说起来,这个中等身材的罗灿,那张长期经历风吹雨打而皮肤干燥的四方大脸上,也满是敦厚。实则在他结实的胸膛下,却长着一颗狭隘的心。

    罗灿长期和戚高有着商业竞争,但其手段确实很脏,好像是属斗鸡的他经常是暗地给戚高下套,背地里使绊子也是家常便饭。还好戚高也不是傻子,从未上当过且经常未雨绸缪,这才躲过了罗灿的暗箭不说,还心胸广阔,从未与他计较过。

    但戚高的以德报怨,居然换来的是罗灿更强烈的斗志。此次戚高马帮的货物和钱财在茶马古道上被劫,死人损货的倒霉事虽不是罗灿指使,但事后他也没少在各个马帮和商人间传谣,谎称戚高率领的是毫无实力,外强中干的马帮,所以才被几个小喽啰轻而易举的抢了货物和钱财。

    这个谣言如雨后春笋般,瞬间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以讹传讹,传到后来,居然出现了戚高的货物是被几个拿着扁担,毫无战斗力的山民抢走的版本。对于马帮来说,与过去的镖局一样,实力和信誉都非常的重要。在这么离谱的传说版本流传下,绝大多数的商号为了货物的安全,尽吓得不敢再把货物交给戚高托运入藏去销售。所以戚高才在很长时间内,一直都没有生意。

    而这次罗灿的马帮,所驮的货物除了一些茶叶和布匹外,剩下的就是用黑布紧裹着的干麂子。全部来自于个旧县中,林家的矿井里。

    这些干麂子都是前几日,由扮成了得道高人的长生道教徒,以除魔卫道为名,从林万银的手上忽悠买下来的。或者说,是在长生道磨了半天嘴皮子后,林万银才假装信以为真,把这些干麂子卖给对方的。

    随之,长生道为了保险起见,避开锁龙人耳目,自己坚决不实施运送干麂子入城的任务,而是暗中找到了做事情很没底线和节操已近乎碎成了渣的罗灿,要他托运这些干麂子进入春城。

    但是干麂子毕竟是死尸,非常不吉利不说,且各种干麂子的恐怖传说,还给那时候滇中人民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就连罗灿也不例外。一开始,罗灿对这笔买卖是拒绝的。但是后来长生道不但开出了丰厚的酬金,当场就现付全额,且答应罗灿,事成之后帮他整垮戚高的马帮后,心动的罗灿当即就应承了下来。

    一路走来,罗灿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同时他也一直好奇干麂子长什么样子,但又不敢打开黑布一探究竟。

    当他看到春城那以夯土砖砌,高二丈九尺二寸的高耸城墙,还有被时间磨出了沧桑的南门下,呈拱形的门洞后,罗灿暗中也松了一口气。

    一旦进城,把那些让他好奇而又恐惧的死人交给长生道,他此行的任务也就是完成了。

    罗灿对身后招了招手,他的亲信赶忙快步追了上来,与他并肩而行。

    “进了城后,你就按这个地址去找我们的雇主。”目视前方阔步而行的罗灿,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亲信。那是长生道给他的地址。

    “知道了。”接过纸条后,那亲信点头应了一声。

    说话间,马帮已经来到了城门外。锣手停下了敲锣,迈步走到了门洞里,马帮的赶马人和马匹相继进入了门洞,朝着城内缓缓而去......

    省警厅中,赵良从厅长的办公桌上,那起了一串钥匙。钥匙串的铁环上,正好挂着九把钥匙,不多不少。

    坐在赵良对面的厅长,抬手摸了摸自己没长头发,光秃秃的头顶:“真的找不到证据,证明木青冥就是凶手吗?”。

    已经把钥匙串挂到了腰间的赵良,缓缓摇了摇头:“我也想就此把木青冥定罪,然后拖出去把他砍了。可真的不是他干的,死去的张掌柜明明是被勒死的,但面部未有发绀(面色通红),脸皮也是栩栩如生,而且可以揭下来,这明显是长生道的手法。勒死人之前,就被活剥了脸皮。”。

    顿了一顿,赵良在厅长暗中一惊时,又淡笑道:“而且现在是把木青冥放出去的时候了;了哥失踪了,好像长生道又开始作恶了。关着木青冥的这十日,城中又有八个婴儿不见了,正好四男四女。我找了几个算命的瞎子看了看失踪孩子的生辰,四男为纯阳四柱,四女皆为四柱纯阴,木青冥再不放出去,我们脚下的春城就要长生道说了算了。”。

    “行,记得事后把木青冥......”厅长兀自思索了片刻,点头说着此话时竖起大拇指,伸到自己脖子上一横。

    “知道了。”赵良点头应声后,转身走出了厅长办公室,朝着地下拘押室大步走去。

    片刻后,赵良站到了地下拘押室中,那间关押着木青冥的特殊牢房前。他才站定,铜墙铁壁后的木青冥就感知到了他,开口问到:“今天中午吃什么?”。..

    “吃你个大头鬼啊,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说好的今天把你放出去的。”四下无人,赵良轻声一答间,从腰间掏出钥匙来,慢条斯理的把锁住牢门的九把大锁依次打开。

    大门一开,登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赵良不禁皱了皱眉。

    满身汗臭,脸上布满汗垢的木青冥从中缓步走了出来。被关在这狭小的牢房中的十天里,他别说洗澡了,就连洗脸洗脚的机会都没有。不但脸上两腮已经长出了凌乱的稀疏胡渣子,而且衣服上还弥漫着一股馊臭味。

    就连顶在脑壳上的鸡窝头,也油腻得很。

    “我已经通知嫂子了,她就在门口等你,快回家洗个澡吧。然后我们一起,收拾了长生道。”见木青冥在牢门前站定,但是迟迟没有向前迈步后,赵良退到了不远处,刻意地和木青冥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以为铲除长生道是张嘴喝水,就这么容易。”木青冥答了一句,自顾自迈步朝前,朝着牢房外走去。

    走出地下拘押室,明媚的阳光在木青冥看来很是耀眼,不由得先站在了房檐下,眯了眯眼让双目适应了这强光后,才朝着大门方向而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木青冥才看到墨寒,登时微翘起了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有些焦急的墨寒和妙雨,已经站在大门处的树荫下,在斑驳的树影中来回踱步多时。一见木青冥出来,墨寒赶忙停下了踱步迎了上去,激动的扬起了手中柳条,帮木青冥掸了掸后背,嘴里还念念有词:“去去晦气,去去晦气。”。

    “都瘦了。”掸了十几下后,墨寒绕道了木青冥身前,抬起微颤着的手,轻抚着木青冥的脸颊,眼角顿显泪花:“赵良他们那些混蛋警察没有打你吧?”。

    见到赵良紧随着木青冥而来,站到大门后,墨寒目光绕过木青冥瞪了赵良一眼,故意提高了几分声音。

    好像就是专门说给赵良听得。

    《锁龙人》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