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殇(28)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许男人的反常使得报复心极度膨胀的薇薇恢复了理智,她看着眼前的男人面红耳赤,眼中射出的精光完全和当初见面洽谈时判若两人,随后,薇薇又低头看了辛璐。㈧㈠薇薇张着嘴捂着脸摇晃着脑袋,她恐惧而胆颤地厉声尖叫响彻了整个黑幕,她的叫声预示着眼前的恐怖早已过了薇薇所能压制的极限。

    恐惧的叫声回荡虚空,同样处在虚空中漫游神海的纪默默仰躺在床上,他睁着眼睛,眼眶中满溢的泪水透露出内心的煎熬。面对莫凯龙好心推荐,他心猿意马似地举棋不定,面对母亲的生死,纪默默犯难,他心里清楚,他一直坚守的人生信条是一直坚守还是另辟蹊径,对于他来说都是一场难以选择的人生抉择。

    恐怖的惊叫声声嘶力竭,惊恐致使脸颊惨白而毫无生气,她哆嗦着看着辛璐,面容安详而沉默,薇薇绝望地跌坐在地上,望着满脸血污的辛璐,她全身憷地直冒冷汗。这种案现场,这个男人并不会让薇薇一直傻愣在这个地方,他先是厉声呵斥薇薇刚才那股绝然脱的那股干劲儿哪儿去了,继而他反手将刚才那把“作案工具”晃荡于薇薇眼前。薇薇看着匕上沾满鲜血的刀刃,她顿时气血翻涌,难以自制。显然,流动的滚烫热血刺激到近乎癫狂的薇薇,让她猛然爆的狠劲儿彻底消失,而她,也承受不了血腥的气味儿,顿时口吐秽物,恶臭难当。

    午夜的冗长深邃而诡秘,它掩盖了近乎所有真实的本质。

    老城区这栋木质式阁楼,纪默默的家中,此刻他终于拿着母亲的照片焦愁地睡去,他的入睡并不能让他安稳,眉头紧蹙,满脸冒汗,种种征兆都在显露出此刻一场恐怖的噩梦正在纪默默脑海中沸腾着播映。

    群山低矮处,一座孤立的石板屋凄惨般沉睡在此。屋前垒建的青石围墙刚好遮挡平缓的视线,站在青石围墙的上台,便能触及群山的翠绿和山麓下绵延的公路。景象缓缓移动,最后定格在屋后的泥土小道,小道的远方尽头一个若隐若现隐隐绰绰的暗影正朝石板屋走来。距离虽远,但能依稀辨别那个暗影理应是个女人,从走路的艰辛可以看出,女人身上背负的货物重之几许。视线继续逼近,女人的轮廓大致呈现,外表平素无华,但清新亮丽中隐隐夹杂着一股慈祥的柔和。女人的慈祥柔和并不是刻意表露,而是她现前方的石板屋,一个和石板屋同样矮小的男孩踮着脚尖举目望之,女人和男孩的视线恰巧相遇,随后男孩娇嫩的放声喊道:

    “妈妈!我在这儿呢!”

    女人听到了男孩儿的叫声,于是她鼓着劲儿,加紧步伐,朝石板屋后那座高高的板台走去。梦的链条继续转动,一个猛然地加,原本温馨的美梦瞬息之间转为噩梦——男孩儿的母亲眼看快要到石板屋,未成料到母亲突然的脚滑让母亲连同身后那筐满载的货物一起翻滚于山隘。这个梦原本到这里就该结束,可温馨的画面陡转之下陷入了黑暗的笼罩,随着黑雾的转淡,能看清里面的胶片定格的是一张莽撞的邂逅,里面的男主角就是纪默默自己。那是一个夏秋交替气温反复无常的某天,灿烂的斜阳挥洒在老城区的一座木质阁楼,能从阁楼的破损之处投进的残光可以辩驳,老旧的城区和破旧的阁楼一样,沧桑而神秘。残阳的穿透并未减弱它本身的美感,一道金黄的光线恰巧渡染在纪默默上楼的身上,而另外一道金线则不偏不移的打在了一个女孩身上。这个女孩灰裙漫卷,身姿高挑挺拔,凹凸有致,这两道残阳的光线原本就身处同宗,于是光线之下的男孩女孩不可避免的撞上,可撞开之后的景象马上隔断了最后的残阳,那个女孩原本在纪默默的心中是如此的绚丽美奂,可纪默默听到对方的声音马上现这个女孩竟是她最为害怕的人。

    “辛璐”

    纪默默眉头紧蹙已到极限,可就在他睁开双眼前,一幅离奇的画面瞬间显现在纪默默的脑海。

    纪默默看到,一张精致而冷漠的脸已被血污遮掩,脸上诡怪的表情使得纪默默彻底的惊醒,他醒来时也已黑幕散开,白光普照。

    周末,纪默默难得轻松,只是他早已习惯生活的简单而迅,短暂的梳洗让他又恢复了帅气的脸盘。而后,灰蒙蒙的光线罩在了纪默默身上,伴随起伏不断的弱风,他离开了阁楼,前往彭坦住得医院。

    纪默默走到了那条斑驳的巷道。

    从很远就能看到,这座告别曾经繁华的老城区,在它最为逼仄,最为罅隙的深处,壮丽的初阳余晖扑面而来,天边青白的暗晕将一个少女修长的剪影,镀出一层魔幻般的绚丽。从那优美的轮廓不难认出,正是他避之不及的千金小金,辛璐。辛璐面向青白交替的天际,手扶斑驳的墙壁,蹒跚且趔趄地踽踽独行。动作疲惫不堪,面容枯槁憔悴。

    努力挣扎的辛璐现了巷道前方的人影,她艰难的抬头,她隐约看到初阳中站着一个金色的人影,那人影缓缓向她走来,继而缓缓向她跑来,她认出那就是她一直坚持搜寻的目标,正用骑士般的奔跑向她迎面扑来。

    辛璐伸出一只手来,像摔倒前想要抓到什么。纪默默伸出双臂,一把将辛璐瘫软的身躯抱在怀里。恰前天际的尽头,躲藏许久的阳光终于漏了出来,灿烂的阳光包围住纪默默,霎时,瑰丽的美奂将昏迷的辛璐渡染的亮丽光彩,宛如一个受伤的仙子虽凸显病容但仍旧亮丽照人,只是脸上的枯槁依然触目惊心的暴露。

    纪默默脸上的担忧再次溢出。

    街衢两侧模糊的飞快闪过,预示着度的极快以及紧张的时间。

    面色苍白的辛璐歪在纪默默的怀里,她在汽车的摇摆中继续昏睡。纪默默怜惜地看着辛璐,这次是他第一次抱着辛璐,这次的距离虽如此靠近,但纪默默已没有心跳加快的反应,取而代之的是满腹的猜测和担忧。从辛璐肮脏的外表看出,这番的装扮显然不是辛璐所情愿,加之她脸上的憔悴和手腕的淤青,纪默默大胆推测事情的前因后果,可他得出的结论他实在不愿相信,可他又想不出一个柔道高手何故伤得如此惨重,种种疑云他不得而知。

    纪默默用一只手臂搂着那个虚弱而倍显萎靡的肩膀,眼神中透露出担心的怜爱。

    车很快到了医院,短暂的停留,纪默默迅抱着昏迷的辛璐飞奔到医院。纪默默焦躁的担忧到了医院后彻底爆,他放声的狂吼,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闻声都瞧见如此情形,大都赶紧就绪,一边嘱咐纪默默赶快将病人放到抢救车上,一边安排赶紧上去查看。医生翻了翻辛璐的眼睑,看了四肢的淤青和一些细微的伤口,医生松了口气,他盯着纪默默询问的眼神,用充满疑问地语气问道。

    “病人是你什么人?怎么她的全身都是淤青?而且单从外表看来,明显是殴打所致。伤势并不严重,稍稍休息一会儿就能苏醒,只是身体的虚弱需要慢慢恢复。”

    纪默默显然放松了紧张,他喘着粗气回答了医生的疑问:“哦,她是我朋友,怎么,有什么疑问吗?”

    医生:“疑问倒是没有,不过看你刚才那股担心的举动,相信我的怀疑也只是短暂的职业联想。如今社会,男人打女人的太多,让我不得不往这方面联想。”

    纪默默笑着解释:“暴力,我是最反对暴力,暴力能解决问题那就不需要人民警察了。”

    医生满意地点头,他离开走廊之前简单吩咐了一直呆在旁边的护士,告诉护士的用药方针以及如何护理,而后医生转身离开了此地。

    短暂的忙碌,纪默默终于解决了这场突的意外,而后才有空抽身前往同住一个医院的彭坦的病房。到了病房,他推门进入后看见护士正一个人更换输液药瓶,换完后护士也现了纪默默。护士接下来不含好气的语调表露出昨晚的诡异。

    “平时你们都有两个人护理病人,怎么昨晚连一个人也没有?还有那个女孩,到底是他什么人,走之前连个招呼也不说,害的今天早上差点出了意外。”护士爆出的这则信息,将纪默默对彭坦的担忧再次提了上来,只是担心之余,不免想起护士后面那句更加可疑的话。

    “那个女孩,到底是他什么人?走之前没有通知值班护士,害得彭坦差点出了意外。”余音绕梁,提醒的声音始终回旋,纪默默难以捉摸那个即神秘又青春活力的女孩,文心。这个女孩对于纪默默始终是一个难以解答的谜案,尽管纪默默如何猜测,如何绞尽脑汁想要了解到关于文心更为深层次的背景,文心总会借故有事避开他好奇地询问,日子久了,难免让纪默默心生疑虑。

    《我的眼里没有你》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