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03.贩香之路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无尽的坠落被终止, 男孩揽住赵启谟的腰身, 双脚踢动,扶着赵启谟渐渐浮起, 赵启谟越来越接近海面, 也越来越接近那刺眼的光芒, 终于,眼前白茫茫一片。

    赵启谟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窗外阳光照入,已是白日。他闭上眼睛, 手捣住胸口,让心悸的感觉渐渐消散而去。

    再次睁开眼睛, 赵启谟坐起身子, 挨靠在床榻上, 发现窗上的一只鸟儿在叽喳。

    “公子, 你醒来了, 饿吗?”

    罄哥拿起一件外衣, 披在赵启谟肩上。赵启谟披头散发,脸色略为苍白, 还带着卧榻多时的疲乏倦意。

    “不饿。”

    赵启谟启唇, 歪靠在床阑上, 黑色长发有那么几缕缠在耳脖,他的侧脸优美精致,特别漂亮。罄哥已免疫,倒是进房收拾的侍女,不禁偷看了一眼。

    溺水惊悸,导致体虚劳倦,心神失宁。赵启谟卧床两天。

    和在海港长大的李果不同,赵启谟不会游泳,甚至来闽地之前,他也没见过海。

    无能为力,坠入海底深渊,濒死的绝望感觉,太过可怕,暂时还无法消除。

    自从溺水,赵启谟便休学——反在床上读阅,消磨时光。

    赵夫人进来,帮赵启谟拉扯被子,垫枕头;赵提举进来,坐在床沿,摸摸儿子的脸,捂捂额头。

    坠入海中,得以被救起,可谓死里逃生,老赵夫妇心有余悸。。

    “公子,果子来了。”

    罄哥领着李果站在寝室外,李果见老赵夫妇在,拘谨站着,不敢上前。

    “孩子,快进来。”

    赵提举招手,他特别感谢这位邻居小子。往日只觉得他是个调皮但好学的孩子,却不想这孩子身上有着很可贵的品质。

    “过来吧。”

    赵夫人也开口召唤。

    李果这才慢吞吞走进寝室,他以往没机会进入赵启谟寝室,这两日却来过数次。

    “阿茜,你去拿些果子、点心过来。”

    赵夫人使唤女婢。

    “罄哥,给李果备张椅子。”

    赵提举使唤书童。

    椅子搬来,就挨着床,李果坐下,看着赵启谟,竟有些腼腆,一言不语。

    “启谟,好好招待朋友。”

    赵提举带着夫人离去,还不忘嘱咐儿子。

    等两位长辈离去,李果才仿佛摆脱束缚,将僵直的背放松,拿起拼盘上的一颗糖果,剥着吃。

    “家母想要做件袍子予你穿,你一会试试我的衣物,看大了多少。”

    赵启谟靠在床上,闲谈着。

    “我娘说,不能要提举官人和夫人的酬谢。”

    李果将糖果塞入口,继续剥起第二颗。

    “你收下无妨。”

    赵启谟觉得只是件袍子,完全不用介意。

    “不要。”

    李果拒绝,毕竟果娘叮嘱过许多回,要是拿了赵提举夫人的酬谢,还不被娘责怪。

    “启谟,你吃吗?”

    第二颗糖果剥好,李果拿在手里。

    这两天,就是山珍海味也吃不下的赵启谟,瞥眼李果手中的糖,张开嘴,李果将糖果掩入他唇中。

    丝丝甜意在口腔中化开,赵启谟歪着头,对上李果的笑脸。

    “家父要赠你五金,给你添置文房用具。”

    赵启谟想这笔钱购买案文房笔墨那些,绰绰有余。

    李果听到五金明显有些动摇,他扎起两个蜜饯,塞到嘴里。

    “唔,呐叶不能妖。”

    “先把嘴里东西吃完,再说话。”

    赵启谟说。

    “就是说,不能拿钱。我娘要打死我。”

    李果其实觉得有钱拿再好不过,何况还是五金,这对果家而言,绝对是笔巨款。

    “你也是为救我,才掉水里。”

    李果又拿起酥饼,“咔嚓咔嚓”吃着。

    “我又去救你,也就扯平喽。”

    啪啪手上的饼渣,李果很是不以为然。

    “你是我朋友嘛,不用报酬。”

    他真不觉得自己扎到水里,拽溺水的赵启谟是多么不得了的事情,当时也没有细想,完全是身体反应。

    虽然赵启谟是个突然就不理不睬,突然又和好如初的坏朋友。

    看着李果的笑脸,赵启谟一阵沉寂。

    “启谟,你是不是还会难受?”

    李果见赵启谟神色改变,以为他又心悸。

    “不是。”

    赵启谟摇头。他在想事情,想一件很重要,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事情。

    “果子,陆公和夫人让你留下来用餐,你一会别回去啦。”

    罄哥站在门口,交代这么件事,又速速离去。

    天近黄昏,赵宅厨房的炊火燃起。

    “哎呀,罄哥,你别走。”

    李果追出去,没找到罄哥,又折回。

    “留下来吃晚饭,相当丰盛,你敞开吃。”赵启谟似乎很高兴,一向嫌弃李果的娘,待李果态度,有着明显改变。

    “我不行,启谟,要是闹笑话呢。”

    李果知道富贵人家吃饭很讲究,餐具也特别精致,自己一个粗陋没规矩的人,不好意思爬上别人家的餐桌。

    “你和我在房中用餐,没人笑话你。”

    赵启谟微笑,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

    “好,那我留下来。”

    李果眉开眼笑。

    赵宅做给主人吃的晚饭,极其精致,讲究。罄哥从食盒里一盘盘端出,李果看得目不转睛,垂涎三尺。

    “这是金的吗?”

    李果拿起筷子端详,筷子金灿灿,柄部还有花纹。

    赵启谟点了点头。

    餐案摆在床前,李果和赵启谟对面坐着,赵启谟看到李果用拇指磨蹭筷子,李果脸上的神情很复杂,既像惊诧又似有些忧郁。

    金筷子,金碗,银勺子,银盘子,金柄玉汤匙。

    李果小心翼翼拿着,每端详一样,脸上的忧郁就要加重许多,好在很快,美味佳肴收买了他的胃,也得以调整他的心情。

    “给,炸卷,慢慢吃。”

    赵启谟将最后一块炸卷放李果碗里,经过李果一番“搜刮”,一桌的食物所剩无几。

    “额。”

    终于李果打饱嗝,摸摸圆滚的肚子,放下筷子。

    唤作阿茜的侍女,侍立在一旁,不时掩嘴偷笑,不过她站在李果身后,李果没发觉。

    “收走。”

    赵启谟瞪了侍女一眼,阿茜赶紧过来收拾,低头再不敢造次。

    餐桌搬走,李果靠在赵启谟床沿,喃语着:“好饱,我现在走不动了,一会再回去吧。”

    “快去躺下,躺平。”

    赵启谟哭笑不得。他坐在床边,罄哥在帮擦手,一位侍女蹲在地,正为他洗脚。

    “果子,你也把手脚洗洗。”

    罄哥将湿巾递给李果,示意李果擦手。

    李果接过,将手擦了擦,又缩起脚,把脚也用力擦了擦。

    “噗嗤”,蹲在地上的侍女忍不住笑了。

    那是手巾,并不用于擦脚。

    “下去吧。”

    赵启谟缩起脚,自己拿擦脚巾拭去水渍,将巾布丢回水盆里,支走侍女。

    “是。”

    侍女顺从离去。

    李果在床上躺平,捂着肚子,他看着侍女离去,罄哥将房门关上,他若有所思。赵启谟拿个枕头塞到李果头下,李果才仿佛回过神来,没头没脑问着:“启谟,皇族就是皇帝的儿子孙子吗?”

    以往听人说赵启谟是皇族,李果没当一回事,赵启谟还不是一样两个眼睛两条腿,但是今晚,他知道不同了。

    “也不全对,我是太-祖皇帝的六世孙,已是六代之后,冠着皇族称谓而已,在京城里什么也不是。”

    赵启谟在李果身旁躺下,将被子拉到胸口,他平躺,脸向内侧,望着窗外星光。

    “我听人说,京城的人特别多,天天都跟过上元夜一样,街上挤得走不动。”

    李果翻身,面向朝赵启谟,他侧身躺着,手搭在启谟枕边,玩着启谟披散的发。

    “主街道很宽敞,有两条落玑街宽,然而仍是很挤,人特别多。”

    赵启谟回过头,将李果把玩的头发收拢。

    “还有啊,据说京城的人,长得好看,个头也很高。”

    李果也是在包子铺听人闲扯,他觉得很有道理,因为赵启谟就长得很好看。

    “都是胡说,跟此地一样,也有高也有矮,也有丑也有美。”

    赵启谟不知道李果将京城想成了怎样的去处,那里虽然繁华,但也不是什么神仙住的场所。

    “你去过便知晓,是怎样的地方。”

    赵启谟也只是随口一说。

    “启谟,等我长大了,我要和你去京城玩。”

    烛光下,李果的脸庞轮廓显得特别柔美,他亮着一双眼睛注视着赵启谟,带着期许。

    赵启谟神情一滞,不忍拂李果心意,轻声说:“好。”

    “快追上!给我打死他!”

    王鲸气急败坏,吆喝仆人追赶。

    李果拼命在前方奔跑,他冲出家门,在衙外街拼命逃窜,屁股后面追着一群王鲸的仆人。

    就是那肥胖的王鲸,也远远跟随,气喘吁吁,追在后头。

    虽然天色已黑,衙外街的人还不少,众人驻足观看,目瞪口呆。

    李果在衙外街如鱼得水,在小巷子乱窜,翻墙穿屋,惹得鸡飞狗跳。李果仿佛条泥鳅般滑溜跃过木桥,蹿进混乱且拥挤不堪的合桥区。

    “逮住他!逮住他!”

    王鲸蹲身喘气,上气不接下气,止步于木桥。仆人提灯追上,李果在前方腾跃障碍物,俨然是只猴子。

    趁着夜色,李果藏匿于合桥人家的院落里。

    四周犬吠声起,王家仆人们到处搜索,终究是无可奈何。

    返回木桥,王鲸气得大骂饭桶。

    此时四周早聚集众多居民,纷纷探头探脑,指指点点。即使蛮横如王鲸,也觉得难堪,领着仆人匆匆离去。

    半途想拐回李果家,却见李果家门口也聚集着十来为邻居,他们围簇在果娘身边,人声嘈杂。

    城东的孩子,很少会到衙外街来,何况是去合桥区,这番追赶,引起不小动静。

    王鲸懊恼离去,想着李果终日在海港,想逮他还不容易,逮到就打折腿,看他怎么跑。

    李果藏在合桥民房里,趴在别人家床下。

    这户人家,正好院门开着,李果摸黑进去,就往人家木床下躲匿。听到外头没声响了,他才又爬出来。回家自然是不敢的,他晃过木桥,攀爬桓墙,沿着桓墙,回到自家屋顶。

    家门口邻居们聚在一起,喋喋不休的说着,有数落李果的,也有谴责王家蛮横的。果娘大概已经抱着果妹回屋哄,没听到她的声音。

    李果想,自家闯祸了。

    回去还不被娘给打死。

    “果贼儿。”

    一个不大的声音响起,李果抬头看,是赵启谟在喊他。

    赵启谟打开西厢的窗户,他朝李果招手。

    “怎么回事,为何如此喧哗?”

    李果三五下,蹦跳到赵启谟面前,赵启谟关心的询问。

    “死鲸鱼带人要抓我,我躲过了。”

    李果揽抱双臂,他穿得单薄,桓墙上风大。

    “你先别回去,就怕王鲸不罢休,又折回来。”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