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8.一滴泪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无奈为之,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再结合动作,大概能猜测到这位凶恶男孩在说什么。

    “我就不下去。”

    李果用当地语言回敬。

    “臭贼,再不下来,我喊人把你拽下来!”

    赵启谟听到对方张牙舞爪,说土话,他听不懂, 心里越发生气。本来他在京城待得好好的,天降奇祸, 被爹带来这种陌生地方, 还被一个小贼嘲弄。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不下去,你能怎么着我!”

    看到对方气急败坏,李果骑在树杈上,拿颗梨子砸赵启谟。

    黑漆中他也辨认不出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是什么来头, 他平素缺乏管教,胆大妄为。

    李果从小在衙外街长大,门口就是通往衙坊的西灰门,进进出出的官员见过无数,李果习以为常,他不怕官。

    往昔,提学大人在这静公宅里住的时候,每到梨子成熟,都会让仆人一筐筐往外送贫民。李果也进院子摘过几次,根本没人赶他。

    赵启谟躲过飞来的梨子,气得卷袖子,攀爬树杆。两人在院子里弄出声响,早引来两位仆人。

    两位仆人平日听赵启谟差遣,负责照顾这位贵家公子。他们护在树下,一脸惶恐,不时囔囔:“小官人,你小心些。”

    见赵启谟往上攀爬,速度还挺快,李果傻眼,慌乱往后退,他又要护着篮中的果子,又要攀爬树木,一个不慎,身子突然往下坠,坠落间,他拽住一根树枝,咔嚓树枝折断,他连人带一篮梨子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摔,十分疼,疼得李果哎呀哎呀直叫唤。

    赵启谟挂在树上,看得十分开心,命令仆人拿绳子将李果捆在梨树上。

    李果皮糙肉厚,抗打抗摔的一个野孩子,仆人绑他,他还竭力挣扎,无奈人小力微,被架到梨子树下,一条绳子捆得结实。

    毕竟没遭过这等罪,辛苦采摘的果子还全都摔坏,李果越想越伤心,在树下抹泪哭泣——绳子拦腰缠绕好几圈,没绑双手。

    “小官人,还是放了他吧。”

    两位仆人看着不忍,偷梨子虽然不对,不过小偷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不放,不给教训,他下遭还敢来。”

    赵启谟心意坚决,仆人也不好说什么。

    “这么小就当贼,长大还不得杀头。”

    赵启谟还记着这小贼在树上得意的样子,十分可恶。

    既然逮到偷梨贼,也捆在树上,赵启谟唤着仆人一起离开,将李果晾在院子里。赵启谟的想法是,绑一绑,先吓唬吓唬,再叫仆人去松绑。

    他也不敢将人绑起就丢院子不管,虽然是秋日,冻不死人,但天亮被老爹瞧见,自己要挨揍的。

    院子漆黑无人,冷风吹拂李果的手脸,李果又冷又害怕,他的哭声越来越大。哭的倒不是什么我已知道错,放走我吧,我再也不来偷东西了。他哭着喊娘,分外凄厉。

    终于还是吵醒在北间休息的赵提举。赵提举边穿衣鞋边从屋内赶出来,找到哭声地点,惊恐看见院子梨树捆着一个小孩儿,急忙让侍从松绑。

    “小孩,谁绑你在此?”

    赵提举一口字正腔圆的官话。

    李果听不懂,见有人来搭救他,哭得越发伤心。

    “赵朴呢,喊他过来。”

    赵提举声音刚落,一位粗人装束的男子走出,问:赵公有何差遣?

    “你帮我问问他。”赵朴是当地人,赵提举雇的马夫。

    赵朴过去问李果,李果边哭边指着东厢房窗子。

    此时赵启谟已经觉察不妙,在东厢房装睡,房间内灯被熄灭。

    赵提举历来体恤下民,最见不得欺凌的事。

    一刻钟后,李果已经在大厅里坐着,眼鼻因为哭泣发红,一手一块柿饼,用力咬食,不时还会允吸手指上的柿霜。

    赵提举训着儿子赵启谟,说着:“杜甫允许邻居老妇人入院打枣的诗,你给我背来。”

    赵启谟乖乖念着:“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念完又不服,怒瞪李果:“爹,可是他是个贼。”

    李果挨上一个眼神杀,无所畏惧,继续咬柿饼。

    赵提举叹息:“不为困穷宁有此,这话你可懂得。”

    赵启谟无可奈何说:“懂得,老妇如果不是因为艰难窘迫,不会去打别人家的枣子。”

    赵启谟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是不满的,嘀咕:“哼,穷就有理啦。”

    赵提举拿起戒尺,作势要打:“让你在京城跟你娘住,养得这般傲慢冷漠。”

    李果一口气吃下第六个柿饼,撑得实在不行,瞅着盘中还有三个,依依不舍,问赵朴:“我能走了吗?”

    赵朴领着李果,打算带他出去。

    经过院子,李果去捡篮子,顺便拾取地上的梨子,而后他爬上树,麻利的原路回去。看得赵朴目瞪口呆。

    李果很后悔,没有顺便把盘中的三个柿饼揣着带走,以致几次在梦中梦到,流一枕的口水。

    李果偷摘梨子,不只当口粮,还拿去卖。他将梨子洗得干干净净,用块布盖在篮子里,走街窜巷叫卖。

    “一个两文钱,两个三文钱,又甜又大的梨子呦。”

    靠着静公宅里的梨子,李果辛苦攒下二十多文钱。

    而后被果妈从枕下摸走,拿去买粮。

    总是攒不住钱,李果很伤心。

    李果被绑梨树的两天后,赵提举让仆人打下满树的梨子,一筐筐抬出,分给衙外街的贫民——毕竟前屋主提学主人就是这么做的。李果家分到十五个梨子,李果自然又走街串巷,挽着竹篮叫卖。

    午后,竹篮里还剩三个梨子,李果走过一家书坊,带着仆人,前来买书的赵启谟正好看到

    赵启谟冷冷看着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三文卖出两个梨子,笑语盈盈,将铜板揣入腰间小布包内。

    抓到李果时,正值夜晚,看得不仔细,今儿看来,李果分明跟自己差不多大,只是长得矮小。已经深秋,他还穿条短袖背搭,没有鞋,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冷。赵启谟在京城出生,自小住在大官们聚集的坊区,他很少接触到贫民,李果这幅模样,赵启谟觉得更像乞儿。心里想,自己何必跟一个乞儿计较。

    李果对于赵启谟将自己绑在梨树下这件事,李果心有恨意。他这人好记恨,谁欺凌他,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几天后,赵启谟正在夜读,被吱吱乱叫的声音烦得不行,让仆人帮他翻箱倒柜逮老鼠,最后在窗外发现一只尾巴被绳子拴在木窗的钱鼠(臭鼩),捕抓钱鼠时,它还放出个臭屁,臭味弥漫赵启谟寝室一晚。

    这事就算了,不,这事怎么能算。

    赵启谟连续数日想逮逾墙,攀登他木窗的李果,结果都没逮到。

    黄昏,店铺即将打烊,伙计纷纷归家。李果和一位叫阿棋的年轻人被留下来分拣珍珠。一并被留下的,还有位老伙计,唤赵首。

    赵首三十岁不到,为人傲慢,很是看不起新入行的小辈。也不只赵首,其他老伙计对生手都不友善。

    李果在海月明一待三年,他并非生手,只是换家铺子,一切从头开始。

    赵首不乐于教授,更没兴趣耽误时间,三两句打发,转身离去。

    竹匾中的珍珠,都是瑕疵品,然而还要在其中分拣出好坏,稍微大些、瑕疵不明显,可留店售卖,余下的,便只能交付工坊,磨做珍珠粉。

    阿棋是李掌柜的远戚,比李果大一岁,长得人模人样,奈何不机灵,又是托关系进来,店里的老伙计,很是瞧不起他。

    “李果,这颗能留吗?”阿棋手心放着一颗瑕疵明显的大珍珠,李果瞅上一眼,说:“丢篮子里。”

    阿棋脚旁有个篮子,存放要送去磨粉的残次品。

    和阿棋搭配干活,李果起先是拒绝的,这人手脚慢,脑子也不灵活。

    挑完珍珠,李果扭扭酸疼的手臂、脖颈,准备回住处。

    “李果,一起去吃饭。”

    “好。”

    李果想也没想,立即回道。

    他早饥肠辘辘,随便什么都能吃得下。

    两人走出朝天大街,阿棋仰头指着熙乐楼说:“日后我们兄弟俩要是发财了,就上去吃一顿。”

    “我听人说,用的酒具、餐具都是金银打造,上去一夜花费,可得多少钱?”

    “你我现在,就是拿出一年到头的工钱,也消费不起。”阿棋比李果来广州时间久,有些事也比李果懂得多。

    李果抬头看向这栋富丽堂皇的酒楼,不免心生向往。

    城东的食店非常多,阿棋带着李果进入一家卖肉食的食店。

    从衣着打扮看,便知道阿棋家境不差,比李果好上许多。

    沧海珠铺的伙计,十分讲究穿着,个个看着像牙侩,像商人。

    李果最穷,穿得也最寒酸,如果不是陈其礼的推荐,显然,李果根本进不了这家珠铺。

    填饱肚子,辞别阿棋,李果走过两条街,返回三元后巷,属于他的地方。

    李果租住的房间很小,安张床,摆个衣柜,仅留行走的空隙。

    梳洗一番,躺床睡觉。

    李果趴在床上,借着月光,端详手中的金香囊。

    因为经常摩挲,香囊垂挂的流苏略有些褪色。

    这一年里,李果很少在梦中梦见赵启谟,甚至香囊,也不大拿出来把玩。

    随着年纪的增长,李果不再将长大后,去京城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如果他一直这样穷困下去,即使能去京城,他也不好意思见启谟。

    将香囊收起,锁入小箱中,再将小箱垫在脑后当枕头。

    以李果的身份,他不能佩戴金香囊,也不敢佩戴,这物品太贵重,容易被人惦记上。

    时光如梭,三年一眨眼过去,不知道在京城的赵启谟,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果贼儿?

    李果心里没有多少悲伤,这些年,他已习惯生活中的磨难和不如意。

    他心里不敢有太遥远的奢望,他只是脚踏实地,想多挣点钱,养家糊口,想摆脱给人佣劳的命运。

    大清早,李果起床,蹲井边刷牙洗脸,同屋租住的客人很多,言谈中夹杂着各地方言。起先,李果和谁都不熟,但住户中以他最是年少,便有人好奇,去问他是哪的人,来此地干什么。

    李果与人和善,但不敢深交。

    锁好房门,李果走出客舍,熟练地穿越拥挤杂乱的巷子,来到一家食店,付上钱,捧着一大碗虾羹,坐在角落里用餐。

    三元后街,居住的人,大多生活不宽裕,由此,此地的食店,物美价廉。

    靠海吃海,虾鱼在此地,是低廉之物。

    一碗虾羹,也不需要几个子儿,管饱,李果每日清早都过来吃。

    走出食店,感觉外头的天气逐渐闷热,才入夏,便就觉得天气炎热难受,要是到盛夏,会是怎样的情景?

    李果匆匆行走,前往城东珠铺,他抵达时,李掌柜还没到来。李果坐在店铺外等候。

    每每都是李果最早到,最晚回去,李掌柜看在眼里。

    李果勤勤恳恳在沧海珠干了两个月,渐渐也不只让他在铺后仓库搬运、分拣,忙碌时,也会喊他到铺面打下手。

    至于交谈生意、记账、筹算,逐渐也让李果去做。

    一日,发工钱,李掌柜将李果喊到一旁说:“小李啊,不是因为你也姓李,我才点拨你,实在看你这后生勤快聪明,我心里喜爱。”

    “我流落异乡,多亏掌柜收留、照顾,万分感激。”

    李果行礼致谢。

    “免礼免礼。”

    李掌柜将李果搀住。

    “往后也要好好干,我自会在东家那边多美言你几句。”

    李掌柜将一小袋钱递给李果,这是李果的工钱。

    “谢掌柜!”

    工钱提在手上,能感受到它的分量,李果心里欣喜。

    “现今,你已是老伙计,可得好好修整下。你要知道,沧海珠不是一般的珠铺,是广州数一数二的珠铺。”

    李掌柜拍了拍李果的肩膀,李果领悟他的话,猛点头。

    已是秋时,李果走进衣铺,要上极好的布匹,做上一套衣服。

    进衣铺,李果刚领工钱,提着略有些小沉的钱袋,踌躇满志;离开衣铺,李果捏着空荡的钱袋,心中若有所思。痛并快乐着。

    几天后,到衣铺试穿衣服,李果照着镜子,沾沾自喜。

    他小时候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随着年纪增长,他知道自己虽然出身贫困,但确实样貌出众。他身材修长,头发乌黑丰茂,五官端正,就差眉眼柔美,略有些英气不足。李果也不嫌弃,反正就是长得美,李果很自恋。

    将新衣带回客舍,李果坐在床上清点余钱,所剩无几,省吃俭用能撑个三四天,可他还要月余,才能找掌柜支工钱。以往攒的钱,都如数托孙家水手带回家。

    李果自有自己的办法,他知道一个挣钱捷径。

    这得从李果每天夜归说起。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