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注册白菜送体验金 > 比邻 > 12..12 赵夫人的对策

12..12 赵夫人的对策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夏炎热,李果拿着席子到屋顶上睡,头顶满天星,凉风吹拂耳际发,再舒坦不过。而最美好的,再比不过,一颗井水浸的冰西瓜。

    白日,在海港帮一位瓜贩拾取滚落一地的西瓜,瓜贩感激,赠给李果一个大西瓜,李果抱回家,浸泡在井水里。等到夜晚,他切开西瓜,分给娘和果妹,自己捧着剩余的半个上屋顶。

    此地人吃西瓜,会往瓜肉上撒盐水,是为吃起来味道更甜。至于为何西瓜上撒盐水就更好吃,也没人懂,但上至大人,下至小孩儿都晓得这么个方式。

    李果将西瓜切块,撒好盐水,端在盘里,他溜到赵启谟窗外学喵叫。赵启谟的书童清风端着水盆进屋,嫌弃说:“哪来的野猫,这几夜直叫唤。也是怪事,又不是春日。”

    清风年长赵启谟一岁,赵夫人亲自挑选的书童,听话,懂事,懂规矩。

    赵启谟在书案前书写,若无其事说:“想来是邻人家养的猫,到桓墙上乘凉,正呼朋引伴。”

    清风拧起湿巾,递给赵启谟擦手,他服侍在赵启谟身侧,目光不时移往窗外,他总觉得那声响,像在窗下。

    “该不是那个果贼儿来捣乱,白日见他在衙外街和人打架,也难怪没爹,才会如此撒泼粗野。”

    这猫叫声如此响亮欢脱,总觉得不大对。

    清风家人在静公宅帮佣,他是破落户的小儿子,读过两年私塾,听闻赵提举要找个书童,伺候小官人,这才过来。虽然是仆人,但当的是赵提举公子的书童,清风还是有些得意的。他识字,且是大户人家书童,自然对于像李果这样的粗野孩子,有优越感。

    白日,赵启谟放学归来,清风捧着文房用具跟随在身边,路过衙外街时,正见李果和衙外街的孩子打架。清风来静公宅不过数日,就已知道果贼儿,还知道他有时会上桓墙捣乱,还知道他没爹,可见仆人间喜欢嚼人舌头。

    赵启谟擦拭双手,将湿巾递给清风,冷冷说:“我最不喜听人闲言闲语,往后这类事,别在我耳边说。”清风接过湿巾,低头说:“是,再不敢犯。”他虽聪明,毕竟年纪轻,没有城府,哪里会想到,自家公子和隔壁那果贼儿有交情。

    自从有书童,赵启谟放学路上遇到李果,是全然不搭理的。今夜李果在窗外学猫叫,他本也没打算回应。

    李果在窗外,听到屋内的对话,知道赵启谟寝室里有其他人,可他没打算离去,因为一般赵启谟会想法子将人支走。

    偏偏今晚,赵启谟并不想和李果见面,一会赵夫人还要过来问文章,不谨慎也不行。

    李果学猫叫简直惟妙惟肖,他最开始学的是老公猫的声音,在窗外等上许久,为提示赵启谟他还在,他又学奶猫的声音,奶声奶气,喵喵数声。

    “清风,你下楼去找朴婆子拿只鸡毛掸子,好把那猫赶走,扰我读书。”

    赵启谟放下书卷,颦眉,他有对好看的剑眉,眉下是双清明如星的眼睛,年纪不大,已能隐隐看出日后俊美出众的模样。清风领命退下,心想着这个时候,朴婆子大概在厨房倒些剩菜剩饭。

    清风掩门离去,李果立即起身,趴在窗棂上,一手端着盘子。

    “启谟,吃西瓜。”

    李果喜眉笑眼,他很少拿东西给赵启谟吃,他能拿出手的食物也不多,何况以吃的而言,没有哪样赵启谟会稀罕。

    搁下书,赵启谟轻轻叹息,朝李果走去。

    “你哪来的西瓜?”

    “今日帮位卖瓜搬西瓜,他感激我,就赠我一个。”

    李果拿起一块,塞给赵启谟。

    “你吃,好甜的。”

    赵启谟端详着李果手里的西瓜,以往腹疼的记忆又被记起,他迟迟没接。

    “这次绝对不会肚子疼,我洗好手才切的西瓜,很干净。”

    李果强调着,每次害赵启谟吃坏肚子,他也很自责。

    盛情难却,赵启谟拿起一块,三五口啃完。

    “我吃完了,你快离开,书童很快回来。”

    赵启谟赶人,他很清楚,一旦被家人发现李果在窗外,后果会很严重。

    “嗯啊,启谟,我今晚就睡在屋顶,晚些时候再找你玩。”

    李果爽快答应,赶紧离去。

    也是惊险,李果刚离去,清风就推开门进来,看到赵启谟站在窗口,手里捏着什么。

    “公子,鸡毛掸子。”

    赵启谟不动声色,将瓜皮丢到窗外,说:“不必了,猫我已经赶走。”

    清风觉得蹊跷,但也没多问。

    夜深,待清风回隔壁房间入睡,赵启谟拿着烛火,攀爬桓墙,去找李果。

    李果果然躺在屋顶,大概是等待过程太无聊乏味,他仰面朝天,四肢叉开,竟已睡着。

    “果贼儿。”

    赵启谟扯动李果胳膊。李果醒来,揉揉眼睛,见是赵启谟高兴说:“启谟,你怎么来啦。”他一高兴,声音不免响亮。“嘘,小声点。”

    赵启谟将羊皮灯搁在席边,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那是一块丝绸手帕,手帕打开,里边有有十来颗暗红的小果子。

    “这是什么?”

    李果没吃过,看着有点眼熟。

    “蜜煎(蜜饯)。”

    赵启谟拿起一颗,塞入李果嘴中。李果含在嘴里,蜂蜜的甜味淳厚,在口腔蔓延,牙齿轻轻一咬,还有果肉酸酸的味道。

    “今早娘给我一捧,还剩几颗,给你。”

    蜜煎集市上就能买到,但本地集市上出售的,肯定不及赵启谟手里这些好吃,这些糖煎是赵夫人托人从京城购来,特供品。

    只是给李果吃他也不懂,傻傻说着:“又酸又甜,好好吃。”

    赵启谟也没说什么,他将蜜煎搁下,然后话别,原路返回。

    许是赵夫人原先有叮嘱,清风听到公子寝室有声响,并不敢入睡。他起身前来,发现寝室空无一人,正在惶恐时,听到窗外有攀爬的声音,清风警觉躲匿起来,这便就看到赵启谟翻进窗来,手脚那叫一个利索,全然没有平时的稳重。

    第二日,清风便去和赵夫人禀报他昨晚所见。他毕竟只是个书童,主人家让他如何做,就如何做,何况翻窗逾墙这等危险之事,如果赵启谟有个差错,他做为书童,难咎其责。

    关于宝贝儿子和桓墙外那栋歪歪斜斜的破屋里边的孩子交好,赵夫人曾有耳闻。可她是位有身份的女性,不轻易出门,没见过儿子和那个叫果贼儿的孩子玩在一起,就也没那么放心上。

    一听到书童说赵启谟夜晚翻墙逾墙,差点没将这位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吓晕。

    她对赵启谟最多久是关心他课业,其余全是宠,不曾有过一次训斥。急匆匆赶来书房,见儿子在用功读书,心又软下。思前想后,便就旁敲侧击的谈起夜晚的猫叫影响学业。“常有仆人说桓墙上总有野猫,夜里吵闹,我问清风,他说你前夜还让他去拿鸡毛掸子想打猫。”赵夫人走至窗前,扫视窗外,她看到那栋破屋屋顶上有条草席,显然夜晚有人睡在上头。

    “娘想着,还是让人将窗户钉起来,也免去吵闹。”

    赵夫人低头一看,看到屋檐,桓墙上落满一堆桃核,还有几块瓜皮。

    “也免去有些无赖小儿,来此放肆,桃子西瓜都吃到这里来啦。”

    简直气愤,怎能让这等没家教的野孩子,在此上蹿下跳。虽然气得不轻,可赵夫人仍不失风度,言语平缓。

    赵启谟知道他和李果经由桓墙相见的事,多半是被发现了,低着头,也不敢吭声。娘早先就叮嘱过他,不要和果贼儿玩到一起,这次被抓现成。

    赵夫人离去,赵福赵强两人过来,将西厢朝向桓墙的窗户用木板封牢,木栓锁死。

    赵启谟站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

    被发现是早晚的事,果贼儿往来太频繁不说,且毫无顾忌。这下好了,以后说个话递个东西都不方便。

    静公宅钉西厢窗,李果听到声响,爬上屋顶。他探出身子,对上赵夫人那严厉的眼神,他虽慌乱,但没有逃走。一大一小,四目相对。李果仍是破衣破裤,看着寒酸,但今早洗过脸,梳理过头发,远远比去年赵夫人看到的小乞丐模样强上许多。

    赵夫人将李果从脚到头打量,她留意到这穷人家的孩子白皮肤,五官均称,长得还挺清秀,心里胡乱想着,还好是个男娃,要是个女娃儿,这逾墙爬窗可成何体统。

    夜里李果仍是爬到西厢窗外,学猫叫,他想问问赵启谟是怎么回事,对窗户突然被封一事,他很震惊。

    几声猫叫,没引出赵启谟,倒是引来四五位赵家仆人,他们早埋伏在桓墙,一拥而上,将李果逮着。

    被仆人押着,登木梯下桓墙,李果站在静公宅院子中。发现赵夫人也在,赵夫人身边跟着两位女婢,看李果的神情仍是严厉。

    “将赵朴喊来。”

    赵夫人发号施令。

    赵朴很快被叫来,一见到李果被押着,十分惊讶。

    这个果贼儿虽说经常爬桓墙,但今年就没见过他蹿进静公宅偷东西,怎么突然被逮着啦。

    “夫人有何吩咐?”

    “将这孩儿送回去,让他娘好好管教。不说这翻墙爬屋,有个不慎摔落残疾,就是被人误以为盗贼,黑漆漆中打死,岂不是枉送性命。”

    赵夫人说得这些话,倒也在理,这爬的是静公宅的屋檐,要是去爬衙坊其它人家的,说不准早当贼扑打,甚至送官。

    李果垂头丧气,不敢说什么,心里只想着赵启谟的娘好生厉害,不知道自己翻墙的事,会不会连累启谟挨训。心中懊悔,沮丧。

    李果像贼一样,被赵家仆人捆住双手,押出西灰门。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