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注册白菜送体验金 > 比邻 > 5. 5.月光和羊肉包子

5. 5.月光和羊肉包子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后,李果在衙坊后集市跟菜贩讨点卖不掉的蔬菜,突然有人拍他的头,大声说:“小果子快回去,你家大伯来了。”

    李果回头一看,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披头散发,一身衣服常年散发着异味。这是邻居炊饼林的儿子阿团。

    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果,还是有害怕的人,那就是他大伯李大昆。

    李大昆在东街有家酒馆,经营十余年,获利无数。这人富有吝啬,待弟家十分刻薄。

    李果偷偷摸回家,躲在门口,听他大伯咆哮着:“那孩子呢?”又听果娘弱弱的说:“让人去喊了。”李大昆接着又是一顿斥责:“怎么教养的,平日就知道做贼,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次不管怎么,我是非带走不可,不好好管教,我老李家要被人戳脊梁骨。”果妈只是低声哭泣,不敢申辩。

    李果听到大伯要把他带走,想也没多想,赶紧行动,转身掉头,跑得无影无踪。

    李大昆去年春节也过来说要带走李果,果妈无能为力,又想着孩子至少跟着大伯不会挨饿。李果就被拉去大伯家住下,但只住了两天。

    两天后李果逃回来,手脚都是木条抽打的伤痕,看得人于心不忍。因为李果偷吃餐桌上的一片肉,被大婶又骂又打。

    大伯家一家五口在餐桌上吃的有鱼有肉,李果不被允许上桌,赶到厨房吃残羹冷饭。

    住下两天,大伯大婶不是打就是骂,还被大伯的孩子们欺凌——虽然李果也跟他们打起来,奈何寡不敌众。

    想来李大昆是极其不喜欢这个侄子,就是果娘,他也嫌弃她赖着不改嫁,霸占着李家老宅。

    也就这破破烂烂的矮房,都还想从他们孤儿寡母手里夺走,更别提有丝毫救助和怜悯。

    然而李果母子日子过得如此艰难,李大昆不闻不问,街坊邻居还是会看不下去,谴责李大昆夫妇。由此李大昆才会想将李果带去他家住,堵住悠悠众口,而且李果既然有去处了,果娘就没理由赖在李家祖宅,叫她娘家的人领回去就是。

    李果溜进衙坊,他四处游荡,。来到在衙坊孙宅后院。后院小门半开,院子里有女孩儿荡秋千,李果停足观看。

    院中荡秋千的贵家女孩觉察到李果在门外,唤侍女过去关门。

    “瑾姑娘,是个小乞儿。”侍女看到门外是个小孩,不以为然。

    唤作瑾姑娘的女孩从秋千上轻盈跃下,她约莫十一二岁模样,额头点着红梅花,脸若银盘,眉眼清秀,眉眼间透着股灵气。

    深闺中的女孩,很难遇到有趣的事情,见到一个小乞儿,也十分好奇。她稍微挨近院门,瞅见李果打着赤脚,显得不忍。

    “翠瓶,你拿几文予他,让他走吧。”

    唤作翠瓶的侍女从钱袋里取出两文,要递给李果,却不想李果一巴掌打落,气哼哼说:“我才不是乞儿。”

    说完这话,掉头就跑。

    李果听得懂女孩和侍女的话语,虽然口音很重,约莫也是个闽地人。

    夜幕降临后,李果还在衙坊游荡,想找个避风的地方躲匿,但一挨近大宅大门,就被驱赶。想着也许那个凶神恶煞的大伯走了,不如偷偷回家看看。

    未出西灰门,远远看见自家亮着灯,李果觉察异样——家里很少会点灯,能省则省。家是不敢回的,就怕娘亲也想让他跟大伯走。

    李果黑夜里潜回家,他钻进桓墙和自家房子间的空隙,趴在矮窗上听屋内的声响。屋中似乎有三四个人,声音听得不大真切,李果想,等这些人走了,他再偷偷回去睡觉。

    李家宅子和桓墙之间的距离,越往里头越窄小,李果叉开脚,张开双掌,贴着两侧的墙面,蹭蹭往上登,没多久,他已爬上桓墙。

    月光下,他张开四肢,躺在桓墙上。夜风吹拂他的破衣裳,他专心致志,想着集市上的各种熟食,吞咽口水。

    “小贼。”

    似乎有人在喊他。李果抬眼,看到静公宅西厢窗前站着个人,是个老熟人。

    李果心情绪消沉,不想理会他。不想赵启谟似乎很无聊,他攀出窗户,跳到桓墙上,朝李果走来。

    “小贼,又想来我家偷东西是吧?”

    赵启谟似乎还很开心,终于又被他逮着。

    “我好饿,不想跟你打架,走开。”

    李果翻身背对赵启谟,他觉得这人好神烦,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叽里咕噜的。

    “饿?”

    来此地也有两月之久,本地的土语,赵启谟能听到几句。

    “是啊,好饿。”

    听到对方重复自己的话,也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交流成功显示友好,还是饿得实在没劲,李果的话语温和。

    赵启谟离开,看他离开,李果也没在意。

    好一会,又看到赵启谟跳下桓墙,朝李果走来,这次他手里多样东西,一个大包子。

    “给,拿去吃。”

    赵启谟刚用过晚饭,食盒上有个吃剩的羊肉包子。

    大包子递到跟前,李果迟疑,手指伸过去,又抬眼看赵启谟,在确认是否真的要给他吃。

    “吃吧。”

    赵启谟拿包子的手推了又推。

    李果确认无疑,从赵启谟手中拿过包子,那包子还有余温,想也没想,捧在手里,大口一咬,满嘴油香。

    “好好吃!这是什么包子?”

    李果眉开眼笑,十分惊喜。

    面皮里包的是肉,不知道是什么肉,不曾尝过的味道,非常香。

    包子,李果只吃过菜干包子。

    贫民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次猪肉,何况羊肉。

    自李二昆失去踪迹后,李果再没尝过鱼肉之外的肉类。

    李果迅速在大包子上咬下三口,狼吞虎咽,突然他动作一顿,将半个包子揣入怀里。他抬头看赵启谟,眼里满是感激。

    “怎么不吃?”

    看着李果的吃相,赵启谟想所谓的地狱饿鬼大概也就这样了。再看他将半个油包子揣入怀,赵启谟很是不解。

    拿给李果吃的是羊肉包子,在赵启谟家是很寻常的食物,他也不曾想过,这东西对贫民而言是人间美味。

    李果听不懂赵启谟的话,但看他困惑的样子,他回:“给阿娘吃。”

    月光照在两个孩子身上,一个衣衫褴褛,一个穿金戴银。

    赵启谟听懂“阿娘”二字,默然离去,从桓墙跃上一楼屋檐,再从屋檐攀爬窗户,然后跑出西厢房,下楼梯去一楼,溜进厨房,掀开蒸笼,取出最后两个羊肉包子,而后原路折回。

    两个包子递给李果,李果双眼发亮,但并没有去接,他难得腼腆。

    他想起和赵启谟打架的情景,还有自己偷梨子剪末丽的场景。

    觉得不好意思。

    “果,果儿!”

    远远传来果妈的叫唤,她声音带着哭泣后的沙哑。

    “娘,我在这里。”

    李果回应,只是果娘已走远,没听能到。

    李果溜下桓墙,他下滑的手法,敏捷矫健,看得赵启谟瞠目结舌。

    “接着!”

    赵启谟在桓墙上喊叫,随即两个包子抛下。李果掀起衣服兜住,他抱着羊肉包子,在月光下欢喜奔跑。

    “娘,我在这里!”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