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忽悠大法再现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忽悠大法再现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燕女王说得并不是客气话,而是实话,因为韩艺在这片土地上,创造过太多的奇迹,吐谷浑曾今那么富裕,也都是因为韩艺的帮助,因此大家对于韩艺是非常信任的,没有韩艺的明天,吐谷浑的百姓不见得会相信。将贵族全部铲除,就算韩艺想,那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等胡人将领也都不会答应的,其实西北百姓与铁勒本来也是一家人,后来才分开的,他们也不是说恨到那种地步,他们只是想去抢点东西回来,部落之间本来也是如此。

    其实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吐蕃那边是没有办法,在高原上,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地区,贸易难以开展起来的,要不大破大立的话,奴隶主很快就会翻身的,必须得将旧势力全部铲除,而铁勒的话是在草原上,又有西北地区在边上,只要他们允许资本进入,铁勒地区很快就会资本化的。

    所以审判得只是比粟毒、李尽忠这些带头挑事的人。

    铁勒百姓是非常支持,他们也都将过错都推倒这些人身上,我们不想打仗的,是他们强迫我们打仗,我们都是良民。

    这墙倒众人推!

    原本这应该是令人激动的,毕竟这预示着战争的结束,但是唐军统帅们现在根本都不关心这些,全部交给兀可烈他们自己去审判。

    他们用绑架的方式,将在外面激励庭州百姓的韩艺,给弄到中军大帐中来。

    “尚令,如今你怎还有心情关心那些事?”

    这一入帐中,阿史那弥射就抱怨道。

    韩艺错愕看了他一眼,非常纳闷道:“我不关心这事,我应该关心什么事?”又见他们人人戴白,于是哦了一声:“是,陛下突然驾崩,我也感到很悲伤,但你们也不想想,为什么陛下会突然驾崩?不就是因为这场战争么,如果我们不处理好这战后的事宜,战火可能又会卷土重来,那我们对得起陛下么?”

    薛仁贵道:“尚令虽言之有理,但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尚令来做决断。”

    郭待封紧接着道:“长安那边闹得如此之大,尚令可别说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韩艺郁闷看了他们一眼,隔了半响,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也真是糊涂呀,不不不,你们是太清醒了一点,我都已经装成这样了,你们还绑着我来开会讨论,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是不想活了么?”

    契苾何力皱眉道:“尚令此话怎讲?”

    韩艺苦笑道:“就算你们没有读过,你们好歹也是从贞观下来的臣子呀,这种事谁沾边都没有好下场的,你们想想侯君集、张亮、李道宗、李恪、薛万彻,然后再想想长孙无忌、褚遂良、来济、韩瑗,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大家听得微微皱眉,这么一想,好像确实帮哪边都不对的,当年诸王争褚,帮李泰、李恪都没有好下场,基本上都被长孙无忌给清除了,问题就在于当初帮李治也不见得有好下场啊。

    尤其他们还都是武将,如果他们将李弘给拱上去,李弘能不猜忌他们吗?

    薛仁贵道:“尚令的意思是,我们就当做不知道?”

    韩艺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只是...只是我想...如今我们刚好不在其中,这可能是天意的安排,那么我们就在这里把战后的事处理好就行了...罢了,罢了,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可真是怕得要命呀,我们这些当臣子的遇到这种事,可都是命悬一线,我要是孤身寡人也就算了,可我还有妻有女呀,我...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难处。”

    这些将军心想,我们都是臣子,不都一样么,要没有难处,还等你来做决定?

    契苾何力却义正言辞道:“你怎么能够这么想,先帝对你可是有着知遇之恩,没有先帝,就没有你今日,此时你怎能够退缩呢?”

    你这老家伙真是不懂味,不过我就欣赏你的不懂味,你要懂味,我可就演不下去了。韩艺道:“先帝在世的时候,我也是尽心尽力在为先帝分忧,我一个不会打仗的田舍儿,都为了先帝,为了国家,挺身而出,这我并不害怕,因为在战场上,命运是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的,要是打输了,那是我技不如人,这我认。可是长安那事就没有这么简单,那简直就是我们这些大臣的坟墓。你们想要怎么办,那是你们的事,我是安心留在这里处理战后的事宜,与西北百姓同甘共苦。”

    这些将军们一听,心里就更加虚了,韩艺都怕成这样,可想而知,长安如今是多么的恐怖,他们也都想留在这里与百姓同甘共苦。

    同样也是刚刚回来的裴行俭突然站出来道:“尚令以为自己能够独善其身么?”

    韩艺没好气道:“你们要不找我的话,我绝对可以独善其身,我真不知道你们等我回来干嘛,你们自己可以班师回朝,我这个三军统帅就是挂个名而已,你们根本不需要考虑我的感受。”

    阿史那弥射一听韩艺这话,真是庆幸留在这里等韩艺,没有急着回朝,这小子真是太狡猾,难怪慢腾腾的,估计就是希望我们先回去。

    裴行俭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我们此时选择留在这里,那么倒是不管是谁胜利了,都会记恨我们的,我们如今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

    郭待封道:“裴将军言之有理,如果我们回去的话,我们是可以左右朝中局势的,这命运还是我们自己手中,如果我们此时不表态,那可能两边都会得罪。”

    薛仁贵道:“尚令,咱们的妻儿可都在长安呀!”

    韩艺闻言不禁眉头紧锁,似乎显得有些挣扎,对于自己以前打算产生了一丝质疑,过得好半响,他问道:“那你们以为该当如何?”

    契苾何力立刻道:“当然是拥护太子。”

    郭待封立刻道:“我觉得应该继续让皇后主持政务,怎么也得先走出这个泥潭,再让太子即位,要是处理不好这些事,那不管我们现在怎么选择都没有任何意义。”

    韩艺惊讶道:“原来你们意见都还没有统一啊!”

    阿史那弥射哼道:“要是统一了,还等你来呀!”

    韩艺哦了一声,“原来你们认我做大帅是怎么回事啊!那我可不可以辞职,我不当这大帅。”

    阿史那弥射嘿嘿一笑,厚着脸皮凑到韩艺身旁,道:“尚令,咱们都是一群武夫,不会这一套,玩不过那些文臣,你这么狡猾...不,我的意思是,你比我们更加擅于处理这些事,你本来就是三军统帅,这时候当然得由你发号司令。”

    “话可不能这么说。”韩艺摆摆手,又看向裴行俭道:“裴将军文武双全,我觉得可以让裴将军来带着头,我连尚令都不想当,你认为我会想当这三军统帅么?”

    阿史那弥射鄙视了裴行俭一眼道:“他要厉害的话,当初就不会被贬到这里来了。”

    裴行俭尴尬的脸都红了,根本无从反驳,因为这是事实,当初要不是韩艺保着他,他都已经挂了,他自己都不太信任自己,心里也是非常忐忑,他可不想给贬到大食去呀。

    阿史那弥射不耐烦道:“尚令,这事就得你来做主,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

    所有的将军都看向韩艺。

    要知道这一场战争下来,令他们对韩艺那真是佩服的五服投地呀,简直是太牛了,算得是丝毫不差,他们才刚刚反攻,人家韩艺就占领了吐蕃的都城,而且整场战争的转折点也就是韩艺的到来。

    另外,一直以来,在朝中,唯有韩艺是一直坚挺着,李义府、许敬宗、卢承庆都如过眼云烟,来文的,来武的,他们都是自愧不如啊!而在这期间他们可都是寝食不安,这一步要是走错,那就是全家死光光的节奏,再加上方才韩艺那么一吓唬,这心里就更加没底了,关键韩艺还不是嘴上吓唬他们,可是有事实依据的,李道宗、薛万彻、长孙无忌等人就是惨痛的教训。

    更何况,他们自问还没有长孙无忌他们聪明。

    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导致他们都愿意以韩艺马首是瞻。

    韩艺为难道:“那我的规避策略,你们是不认同的?”

    “这当然不行,只会弄得我们左右不是人。”

    韩艺抹了抹汗,道:“你们先别看着我,我越看我,我越紧张。”

    大家立刻将头转向帐外,真心不能再听话了。

    韩艺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心道,看来他们是真的害怕了。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大家见韩艺还是没有动静,偷偷回过头来瞟了瞟,发现韩艺是一脸大汗,心里是更加没底,正所谓细思极恐,越发觉得这事是非常恐怖的,那么多场斗争下来,韩艺也从未怕成这样。

    他尚且都是如此,这些将军心里就更加没有信心,都不敢打扰韩艺。

    又过得一刻钟,韩艺突然道:“各位有没有想过一点,我们为何能够打赢这一仗?”

    阿史那弥射直截了当道:“哎呦!尚令,我们都承认你是首功,这谁也抢不了你的,你想让我们夸你,等这事决定之后,你想让我们怎么夸你都行。”

    韩艺翻了下白眼,道:“我首功个屁,是吐蕃自己坚持不下去,才从内部瓦解的,我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别听那些少女们瞎说。这场战役的胜利,关键是在于大家的坚持。记得在战争爆发初期,敌人那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呀,但是我们都坚持了下来,是什么让我们坚持了下来?”

    薛仁贵若有所思道:“应该是我们都不想被吐蕃统治,故此才能够上下一心。”

    “正是这么一个道理。”韩艺道:“换而言之,是这个伟大的国家,让我们坚持了下去,每个人其实都是为自己而战,为这个伟大国家而战,正是因为我们坚持着这个信念,我们才能够抵抗住敌人的攻势,我们才能够坚持到胜利。”

    众将领皆是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这一战,确实令他们的国家自豪感是倍增,这种情况下,大唐竟然做到不让战火波及中原,我们这个国家实在是太强大了。

    契苾何力道:“的确是如此,但这是两回事,两者之间没有关系?”

    韩艺道:“我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这个信念能够帮助我们赢下这场战争,就是因为我们是跟百姓站在一起,跟国家站在一起的,我们才会胜利。既然保持这个信念,能够克服这个难关,那么是不是这个信念也能够帮我们处理好接下来的难题呢?我们总是想着,帮这个或者帮那个,但不管帮哪个,肯定会得罪人的,我们为何不跳出这个怪圈,我们不管怎么选择,都一定要是为了这个国家好,只有国家越强大,百姓越富裕,我们才会更好,如果国家都亡了,那我们也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裴行俭点点头,道:“尚令言之有理。”

    薛仁贵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韩艺道:“首先一点,我们不能动用军队来解决这事。”

    众将士听得一愣,如果我们不依靠军队,那谁还会将我们放在眼里。

    韩艺道:“我知道你们的担忧,但你们想想看,如果动用军队,那很可能就会引发内战,目前的情况,你们是清楚的,咱们大唐是再也经不起任何一场战争,更何况是中原内战。其次,这种事一旦出现,死得多半就是我们这些大臣,但这都不能怪别人,只能怪我们这些大臣自己不爱惜自己,心里就容不下别人,这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如果我们今天帮助一方,打败另一方,那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自食其果的,长孙无忌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这种情况,是一种非常没有意义的内耗,就说裴将军,他的才能,大家现在都已经看在眼里,文武双全,出将入相,不在话下,但是当时他只是因为一句话,就差点丧命,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今日结局可能就会改写。所以我们一定要避免这种情况继续发生下去,这对于国家是非常不利的。

    犯法是一回事,如李义府那种人,怎么杀都不为过,但是这种政治斗争,不应该以我们大臣的性命来作为结局,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我们今日会感到如此害怕,其实拥护太子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们还是非常害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大家纷纷点头,说得太t有道理了,一般这皇权交接,大臣总得选边站,明明是他们在斗,可死的往往都是大臣,而且是一家人,甚至于整个家族。

    辈分最高的契苾何力终于开口道:“尚令,你就直说吧。”

    韩艺道:“首先,将归朝,兵散于府。我知道你们在怕什么,但是如果我们带着大军回去,那他们都不会跟我们谈,那只能说看谁的实力更加强大。而且,有些人可能会怀疑我们是要造反,但我们不是要造反,我们只是想这个国家好,想我们的子子孙孙生活在一个安全环境中。”

    裴行俭、苏定方是频频点头,那敬佩之情,是油然而生。

    如果韩艺要带着大军回去,那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也从未想过不带军队回去。

    但是话说回来,这种情况下,如果韩艺统帅大军归朝,谁能保证韩艺不生二心呢?

    韩艺如今威望这么高,西北百姓敬他如神一般,而中原的商人也都是支持他的,他要有点野心的话,他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韩艺竟然要求不带军队回去,这绝对是高风亮节,也就证明他前面说得那些话,统统都是发自肺腑,没有欺骗他们,就是为了国家好。

    恐怕自古以来,也没有哪个三军统帅,可以做到如他一样。

    郭待封担忧道:“可如果我们不带军队回去,他们也不会将我们放在眼里。”

    韩艺道:“但如果我们需要用军队去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还考虑这些干嘛?干脆一点,直接杀回去算了。我们就是要避免内战,避免自相残杀,我们才这么做的,但如果我们不先放下武器,那他们都会拿着武器的,这是很恐怖的。其实我们也不是非得需要军队不可,因为我们这些人在长安,都还算是有点威望,在朝中也算是有点地位,而那两边如今争得是你死我活,就算我们没有军队,我们的话也是举足轻重的,他们不敢不听的。”

    薛仁贵道:“那之后呢?”

    “之后就得先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我们现在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或许是被人忽悠的。”韩艺道:“但是我们先要统一思想,不管我们之后做出怎样的决定,我们都要从这个国家的利益出发。当然,首先一点,皇室是不能变动的,如果这个变了,那必定天下大乱,谁都会想皇帝,一定要保住皇室。其次,保证没有人在此次争斗中丧命,这事其实双方都没有错,也没有犯法,他们就不应该受到制裁,我们必须要保证,不管结果怎样,大家还是能够各司其职,为这个国家效力,只要有一个人因此而死,那就会成片的的死。”

    郭待封道:“这我看比较困难,即便我们不害别人,也难保人家不会来报复我们?另外,只要他们觉得自己是被我们打败,他们就一定会想着报仇。”

    “你说得很对,所以我们先要表示善意,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我们要想办法确保任何人都无法报复对方。”

    “尚令有办法?”

    “没有!”

    韩艺摇摇头,道:“因为我现在也不清楚情况,我们只能回去之后,根据实际情况再想办法,但是我们总得有一个信念在心中,如此我们才知道该怎么去想办法。”

    “行行行,就这么办吧。”阿史那弥射听得都不耐烦了。

    契苾何力犹豫少许,也道:“就依尚令所言吧。”

    这武将就是爽快一些,而且,韩艺都不怕,他们还怕什么,如韩艺的命可比他们值钱多了,韩艺的功劳也比他们大多了。

    从大帐中出来之后,韩艺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相信我的这个决定一定会让朝中大臣晕乎晕乎的,呵呵,他们也将会一直晕乎下的,直到我摘下那胜利的果实。

    他又来到城内巡视,但见沿街两旁,不少工匠正在修葺着一些破损的房屋,这些工匠多半都是来自于中原,他们可不是用新材料去修补,就直接是就地取材,用废弃砖瓦、泥土和木头去缝补,这不是什么新技术,一直以来就是如此。

    因为这是中原的传统,因为儒家和道家的思想都提倡简朴,节约,这是美德,在这种思想的灌输下,人们就不愿意过多的浪费,尽量的再利用,如自由之美将碎布缝纫成精美的布包,韩艺的纸张工匠,将朽木变成纸张,这都是变废为宝,而且自商业化出现之后,大家更讲究美观,工匠们也在改进这种再利用的技术,如今哪怕是用废弃的材料修葺,你也难以看出这以前是破损过的。

    这可不是韩艺带来的,反倒是韩艺这个穿越者,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他真不是一个节约的人,经常浪费,因此当他看到这一切,不禁是自惭形秽。

    但是这样伟大国家,如何叫人不去喜欢呢?

    “卢公子!”

    忽然间,韩艺见到卢师卦从眼前匆匆走过,于是急忙喊道。

    “韩小哥?”

    卢师卦停了下来。

    韩艺急忙走了过去,道:“卢公子,我正要去找你,我们马上就要班师回朝了,你们也得准备一下。”

    卢师卦摆摆手道:“我跟长命他们恐怕还得过一年再回去。”

    韩艺惊讶道:“为什么?难道有这么多伤者?”心想,问题是伤员能够挨过一年么?

    卢师卦笑道:“那倒也不是,只不过我们在一次救治的过程中,采用了许多新药和新的医术,唉...说来也真是惭愧,有些医术我们并没有经过太多的实验,没有多少把握,就用于伤者身上......。”

    不等他说完,韩艺便道:“这也怪不得你们,要是有选择,我相信你们决计会采用更加稳妥的方式。”

    “但是这个理由并不能让我无愧于心。”卢师卦苦笑的摇摇头,道:“因此我们得留在这里一年,继续观察那些伤者,确保他们是真正的康复了。好了,我还得去救治伤员。”

    说着,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只是告诉你一声。

    韩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不禁露出自嘲的笑意。

    记住手机版网址:.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bp;忽悠**再现&bp;(第1/1页)

    加入签,方便阅读

    《唐朝小闲人》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leelok.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